当前位置:梯迪西商务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历史从互市中的掮客到手握重兵的叛臣,安禄山是如何做到的?
从互市中的掮客到手握重兵的叛臣,安禄山是如何做到的?
2022-11-24

安禄山是个“混血胡人”,他的父亲是中亚粟特人,我国典籍称之为“昭武九姓”,泛称西胡;而他的母亲是突厥女祭司,父母不是一个民族,所以是混血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这样的身份很卑微,安禄山成名之后与哥舒翰不对付,高力士便摆酒缓和二位的关系。安禄山说:“我父是胡,母是突厥;公父是突厥,母是胡。与公族类同,何不相亲乎?”意思是:咱俩血统半斤八连,谁也别看不起谁。

但哥舒翰却说:“古人云,野狐向窟嗥,不祥,以其忘本也。敢不尽心焉?”安禄山的父亲是胡人,所以他就是胡人,而哥舒翰却骂他是野狐狸。他勃然大怒,对哥舒翰说:“你个突厥,竟敢羞辱我!”此时,高力士赶紧对哥舒翰使眼色,才没打起来。

哥舒翰出身西突厥突骑施部落,以突厥人自居,而昭武九姓这些胡人,在突厥、大唐、大食三个大国之间飘摇不定,在国际上没有地位,所以身份卑微。

安禄山除了身份卑微外,职业也很卑微。粟特人世代行商,安禄山从小就学着与各族做生意,精通六个部落的语言,巧言善变,八面玲珑,在边境的集市中任“互市牙郎”,这并非朝廷差事,只是在买卖双方之间当中介,收取一点佣金。这种人的专业名称叫做“掮客”,在封建时代地位很低。

所以,安禄山的收入不足以糊口,闲暇时也顺手牵牧民几只羊。胡人、商人、牵羊,这就是三十岁之前,安禄山生活的全部。直到有一天,他再次顺牧民羊时,被人抓了起来。

生命中的三个贵人

抓安禄山的人是幽州节度使张守珪,是安禄山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。为了整顿边境秩序,对于这种小偷小摸行为必须严惩,张守珪决定对安禄山立斩不赦。

却没想到,行刑时安禄山大喊大叫:“大夫不欲灭奚、契丹两蕃耶?而杀壮士!”张守珪惊奇的看了看此人,发现他“其肥白”“美而晰”,像个壮士,于是留下了他的性命。于是乎,这个偷羊的小胖子,成为一名唐军专门负责抓敌军活口的捉生将。

安禄山精明诡诈,精通语言,地形熟悉,侦察兵干得有声有色,经常深入敌境探听虚实,往往三五人就能生俘几十人。如此骁勇,张守珪十分欣赏,干脆按胡人传统,收他为义子。并很快提拔他为一名高级将领,平卢讨击使。

正当安禄山事业蒸蒸日上时,他却在一次突袭中马失前蹄,中了敌军的埋伏。按照军法,安禄山必死无疑。但张守珪动了恻隐之心,决定将他送到长安,并将他的功过上奏朝廷,请求圣断。

宰相张九龄见到奏折,毫不犹豫地批示:杀无赦!

而此时,安禄山迎来了生命中第二个贵人,也是最大的贵人:唐玄宗。

唐玄宗以明君自诩,自认为文治武功不输任何帝王,对边功非常重视。认为安禄山人才难得,杀了可惜,决定予以特赦。

而张九龄观安禄山此人绝非善类,言其必反,但玄宗不予理睬,让安禄山以士兵身份回军前效力。殊不知玄宗此举,竟亲自将他李唐王朝的掘墓人扶上了马。

回到幽州的安禄山从此官运亨通,而且过了不久,他又遇到生命的第三个贵人:奸相李林甫。

李林甫当了宰相后忙着玩一种叫打地鼠的游戏,只要有人冒头出来,对他宰相的位置有威胁,他便一锤砸下去,将其打入凡尘。玄宗虽然信任李林甫,但也有牵制他的手段,那就是不断壮大的边将势力,前有张说、杜暹、萧嵩、李适之,都当了宰相,李林甫的搭档牛仙客,也是从河西节度使的位置升上来的。

不但如此,西北还有一个腰挂四镇节度使大印的王忠嗣,在威胁着李林甫宰相的宝座,让他如何能够心安!

这么多地鼠什么时候才能打完?于是,李林甫绞尽脑汁想了一个主意,汇报给了玄宗:“文人为边将比较怯懦,不如用胡人,他们不但骁勇,而且出身微寒,无法在朝中结党。”这个理由打动了玄宗,竟然同意了李林甫的建议。

从此,包括安禄山在内的一批少数民族将领,纷纷崛起。我们不得不感叹,李林甫这个主意真馊!

张守珪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这个坏蛋,玄宗将他扶上了马,李林甫又送了一程。所以,安史之乱的爆发,张守珪、唐玄宗、李林甫都负有不可推卸责任。

巧言令色

可能胡人的思维与中原人不同,或者是安禄山的奸商嘴脸,他拍起马屁都显得比其他大臣别致。他的辖区出现了蝗灾,他上奏说:“臣焚香祷告,如臣有异心,就让这些虫来吃臣的心,不要祸害百姓;如臣无异心,就请神消灭这些虫子。结果上天降下一群神鸟,将虫都吃了!这是陛下的德政感化了神灵!”

大唐高官受儒家思想熏陶,大都庄矜自持,架子端的很足,就连李林甫这样的奸相也是不怒自威。而安禄山是个胡人,不会这套,他巴结起来玄宗与贵妃根本不顾及脸面,就像自称奴才的满清大臣那样,奴性十足。虽然这样的马屁听着既假又肉麻,但玄宗却认为这是一个胡人真性情的流漏,对他更加信任。

再者安禄山是个商人,花银子贿赂大臣在他看来更像是一种投资,所以送起来毫不心疼。反而接受银子的大臣们都有点肝颤,赞叹安禄山的大方,不停地在玄宗面前说他的好话。

子曰: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”安禄山都巧言令色成这样了,玄宗都无动于衷。难道陛下被猪油蒙了心肝?连圣人的话都不听了!

接连不断的军功

安禄山是历史中的反派角色,所以正史中将他为大唐立下的军功大部分都删去了,只留下了体现他阴险狡诈的一部分。比如,用毒酒毒翻了两个部落酋长,砍下人头送去长安,谎称打了胜仗。

但是,客观地讲,只凭一点下三滥的小手段,不可能将奚、契丹两个民族制服。因为武则天时期,奚与契丹就壮大起来,女皇集全国之力尚且连吃败仗,而安禄山只用一镇节度使的力量,就打得两个民族没有还手之力。所以,安禄山还是有一些战功的。

而且安禄山很会作秀,史称:“岁献俘虏,不绝于路。”这么多的俘虏,极大满足了玄宗的虚荣心,更加看重安禄山。

于是,安禄山一步步成长为东平郡王、平卢、范阳、河东三镇节度使,外加河东道采访处置使。他再也不是一个偷羊的小胖子,一个互市中的掮客,而是手握雄兵二十万,对着大唐江山奸笑的掘墓人。